逻辑推理的两大门派:演绎与推理(二)

这篇文章和各位说说能与演绎派分庭抗礼的归纳派:

这演绎派在两千年前就有欧氏(欧几里德)这般人物,归纳派有什么代表人物呢?

其实归纳派最厉害的是依托于科学。

科学家们靠什么搞研究呢?靠的就是归纳法!

归纳法的意思是,通过观察多个个别的现象,总结出普遍的规律。比如,你发现苹果熟了就会掉在地上。还不光是苹果,各种果子、树叶乃至飞机跳伞的极限运动爱好者,最终都会落在地上,于是你悟了,总结出了:地心引力。若阁下天资卓越,能进一步推理出叫做万有引力的知识点,那么恭喜你,你已然掌握了归纳法的精髓。

演绎派与归纳派存在着理念争论

说到底还是两派的功法彼此冲突。

演绎派靠前提推出结论,前提若为真,则得出的结论必然放之四海而皆准。这是演绎法的优势,却也是劣势:

首先,演绎派的高人们都说自己建立的前提是不证自明的,可凭什么呀?即便这前提再显而易见也不见得正确。套用文学家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理所当然,就对吗?

都不必归纳派出手,演绎派自己就内讧了:话说有俄境大师罗氏(罗巴切夫斯基) 和德国神人黎曼,此二人本是欧氏(欧几里德)几何门下的高徒,在参悟欧老宗师的《几何原本》时走(突)火(发)入(奇)魔(想),竟开辟了非欧几何的世界。

举个例子,欧氏说“过直线外一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罗氏却讲“过直线外一点,至少存在两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欧氏说“一条有限线段可以继续延长”,黎曼偏偏说“直线可以无限延长,但总的长度是有限的”。你说气不气人!

逆徒啊,逆徒。欧老宗师在天有灵,不知会气愤还是欣慰呢?

说完这演绎派内部的师门恩怨 ,再说说演绎法第二个缺陷。如果说第一个缺点算是功法的罩门,那么真正让科学家“轻视”演绎法的关键在于他们发现了演绎推理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对知识而言极其致命的缺陷!

这个缺陷就是,演绎推理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新知识。

数学理论,比如欧氏几何,都是先想出一些公设,然后就靠纯粹的演绎推理来得出其他的内容。但是推理是等价的,所以推理得出的内容其实都包含在它的前提条件里了。

换句话说,一本《几何原本》的全部知识其实就是开头的那几条公设和公理,后面厚厚的十三卷内容不过是在不断用其他的形式去重复那些公设和公理罢了。

而科学的任务是探索自然界,获取新的知识。毫无疑问,数学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归纳法是科学家们的唯一选择。

可是,神威赫赫的演绎法尚且有如此缺憾,那归纳法就完满无暇了吗?演绎派的高人们又将如何反击呢?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